精品推荐
[今日晨读]傅山“宁拙毋巧”书法观给我们的启示
时间:2015年01月26日 来源:四川书法家网 作者:四川书法网 浏览数:4103
 

 

 

 

傅山“宁拙毋巧”书法观
给我们的启示  
•  陈振濂

 

        很难说清楚傅山是个创作家的形象,还是理论家的形象,此公的出现我以为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在创作上是将明代积弱一扫而空,而他在理论上又以独力扭转了中国书法史沿袭日久的审美定势.没有他的奔走呐喊,真不知清代书法会怎么办。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又并不以书法自炫.傅山是个医生,有名的“傅青主女科”在医学史上有突出地位;他还是个孤臣孽子,誓死不食清禄。此外,作为哲学家,他对明清之际的思想界影响独多,这是一个综合多元的历史人物。对于他的任何书法见解,我们都不应持随便的态度。

        傅山的狂草重真性情,强调气势,与明代大草如徐渭、王铎等稍相接近但在磅礴大气上更胜之。盘龙舞虺的线条缠绕给我们的印象是强有力的壮美格调,精心计算的空间被一泻千里的洪流所冲决。如果说王铎的理性是对徐渭的反叛,那么傅山是否定之否定―但不是回复到徐渭的格调:徐渭注重散形。傅山追求连贯。两者的区别仍然是一目了然的。

        “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真率毋安排”,作为傅山的书法美学观,可谓是扫荡元明书法的偏狭精巧趣味而走向更广博的境界。怪不得他对赵松雪愤愤不己,屡加指摘,在“丑”“拙”的标准下看赵孟顺的轻歌曼舞,自然不会尽如人意。其间的对比,有如燕赵侠客的剽悍气质去看秦淮河畔的缠绵情调:前者不屑于忸怩作小儿女态,后者则手足无措不知所对。

        在历史的规定下。傅山的毅然独出向后世透出一个信息:表面的漂亮与内在的美应该得到充分区别。明代书坛的绮罗香泽习气使后人甚是失望。我们虽然还不能说傅山是清代碑学派的前驱,他也仍然以王右军、颜鲁公为师;但他的这些振聋发馈的呐喊却无疑为清代碑学提供了一种观念先行的条件,他指引的方向成了有清三百年书法发展的基本方向。古拙、厚重、现实、力度感、不求妩媚……在伊秉缓、刘墉、金农、何绍基的笔下,不是被从各个方面加以发扬光大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