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推荐
现代名家书法的艺术及行情
时间:2011年06月22日 来源:四川书法网测试数据 作者:四川书法网 浏览数:5276

    中国书法是一门抽象的艺术。它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也是中华民族艺术宝库中的一枝奇葩,并屹立于世界艺术之林。中国书法早在晋唐时期已相当的完备和成熟,可以说那时是中国书法艺术的一个高峰时期。至二十世纪,中国书法又得到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中国书法的理论更是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至于涌现的书法家数不胜数。1998年中国美术馆曾举办过二十世纪书法大展。展览分为四个部分:十世纪已故著名书法家遗作展、当代中国书法名家作品展、全国第七届中青年书法篆刻家作品展和全国第四届篆刮艺术展,尤引人注目的是已故著名书法家遗作展,集中展示了沈曾植、李瑞清、康有为、孙中山、毛泽东、于右任、郭沫若、张大干、齐白石、徐悲鸿、林散之、沙孟海、陆维钊、邓散木、沈尹默、白蕉等近百位书法大家的墨迹,清晰展示书法艺术跨世纪演变和传统的脉络轨迹。作者中有政治家、革命家、军事家、文学家、诗人、高僧、学者、书画家等,他们具有不同的社会人生阅历、学识修养、精神气质,作品风格各有千秋。他们中有的以线条取胜、有的以力度取胜、有的以气势取胜、有的以形象取胜……可谓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并为二十世纪中国书法谱写了新的篇章。 前不久,有关媒体还组织部分专家评选了二十世纪十一位杰出的书法家,于右任、康有为、吴昌硕、林散之、齐白石、毛泽东、沈尹默、沙孟海、谢无量、弘一十位入围。当这一结果公布后,一石激起干层浪,各大媒体一时议论纷纷。从艺术上讲,这十位书法家人围值得商榷。而作为字画的投资者,切不可以此为依据,因为市场有其自己的运作规律。从目前市场上看,如果按市场表现来划分大致可以划为四个层次: 第一层次为弘一、齐白石。弘一法师(1880―1942年)是中国近现代最著名的高僧,被人尊为“重兴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出家前名李叔同。弘一法师学贯中西、多才多艺,于绘画、音乐、戏剧、诗词、书法等方面均有很高的成就,特别是他的书法广受青睐。他初学魏碑,颇得《张猛龙》、《始平公》体势,渊懿深雄,才情横溢。出家后诸艺俱疏,唯独对书法研习不辍,老而弥笃,并完成了他在书法艺术上的脱胎换骨。他晚年的书法,绝去圭角峥嵘,归于恬静平淡,多以楷书作经文偈语,或以行书作信札,通过藏锋稚拙之线条,表现出一种超然物外的禅趣。他以禅入书,以书悟禅,造诣极高,是真正的佛教高僧的书法艺术。有人称其为“弘体”。 弘一法师存世作品较多,且很早就流传于市场,颇受藏家的青睐。抗日战争胜利后,他的弟子刘质平曾在上海举办弘一大师遗墨展,时任国民党财政部长的孔祥熙曾出价500两黄金;以后孔又看上了弘一的精品《佛说阿弥陀经》16屏条,出价数百两黄金,但均被刘质平谢绝。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他的作品每幅在五六十元,到九十年代中国内地艺术品拍卖兴起后,弘一法师的作品时常在拍卖会上露面,其价格大幅攀升,1993年在朵云轩首届艺术品拍卖会上,他的《楷书偈语》估价1.5至2万元,经过激烈竞拍,最后以6.6万元成交;翌年拍卖其《楷书》对联以7.04万元成交。以后,弘一法师的作品在市场上价位居高不下。比如在2002年朵云轩春季拍卖会上,朵云轩重点推出了刘质平居士旧藏的一批19件弘一法师书法精品,这批作品是弘一法师从早期留学到晚期1939年创作的,为世人比较完整地展示了弘一法师书法创作的演变轨迹。后经各路买家踊跃竞投,19件作品全部拍出,总成交金额高达380余万元,超过估价5倍之多。其中1930年创作的《楷书普贤行愿品赞》51开册以143万元成交,不仅创下弘一作品的市场最高价,而且为近现代名家书法的市场最高价。除此之外,弘一的《行书佛三身赞》、《行书格言》、《楷书财首颂赞》分别以33万元、31.9万元、28.6万元成交。这些佳绩的诞生,无疑为其他名家书法作品的上升打开了空间。 齐白石(1863―1957年)享誉国际的书画大师。其诗、书、画、印无所不能、无所不精。他的书法学何子贞、金冬心、李北海等,书法刚劲沉着、苍劲老辣、个性强、气魄大。尤其是篆书,用笔较方折、形体较方正,笔力雄健,线条流畅,气势磅礴。有人评价他的书法“既有精雕细琢之美,也有乱头粗服之美”,给人以朴实无华、力能扛鼎之感。深受广大投资者和收藏家的喜爱。齐白石存世的书法作品相当多,1994年他的精品《篆书》立轴在朵云轩拍卖会上以31.9万元成交,,并创当时现代名家书法作品最高价;2001年他的《四言篆书对联》在上海敬华拍卖会上以66万元拍出,再次刷新了自己保持的纪录。但到2002年,他的书法作品价格的纪录才被弘一法师作品打破。现齐白石的书法作品动辄数万乃至十万元以上,未来他的作品将继续走红海内外市场。 上述二人的作品在市场上价格最高。目前,现代书法成交排行榜前十位中基本被弘一和齐白石占据,其中弘一占有6幅、齐白石占有2幅。弘一法师的作品之所以屡创佳绩、经久不衰,主要得力于弘一法师高尚的人品和高超的书法。而齐白石的书法主要得力于强烈的个性和无可争议的绘画大师地位。未来仍将是市场上的抢手货。 第二层次的有:孙中山、郭沫若、康有为、吴昌硕、石鲁、潘天寿、张大干、溥儒、梁启超、李可染、蒋介石、汪精卫、傅抱石、黄宾虹、徐悲鸿、黄兴、于右任、朱德、董必武、赵朴初、启功、沈尹默,这一层次人物都是某一领域里顶尖级人物,有政治家、革命家、军事家、诗人、学者、文学家、书画家。其涉及的范围较广,人员也明显比第一层次的人多。艺术风格也各具特色,如郭沫若的纵横洒脱、吴昌硕的气度恢弘、康有为的朴茂劲健、张大干的沉凝奇纵、李可染的雄健朴厚、徐悲鸿的古拙质朴……都给人们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这一层次名家大幅精品或代表作一般在5―10万元之间,个别的还有突破10万元的纪录。如康有为的《行书》屏条在1995年嘉德拍卖会上以26.4万元成交;石鲁的《行书》对联在1997年佳士得拍卖会上以21.8万港元拍出;溥儒的《行书》八屏条在1995年嘉德拍卖会上以20.9万元成交;傅抱石的《石鼓文12字对联》在上海工美拍卖会上以18.7万元成交。他们的一般作品在万元以上。康有为、溥儒的作品上下落差十分悬殊。以近两年艺术品拍卖会为例,康有为的《行书五言对联》在2002年翰海拍卖会上以1.32万元成交,同样,他的另一幅《行书五言对联》在2002年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以4.62万元拍出。溥儒行书表现也不理想,他的《行书》横披在2002年翰海拍卖会上只以0.99万元成交,他的《行书》中堂在2002年中国嘉德拍卖会上以0.77万元成交,不过,这两幅作品很一般,并不代表溥儒的艺术水准。沈尹默的字近几年走势有点软,他的《行书五言诗》在2001年上海敬华拍卖会上被拍至o.88万元,在2002年翰海拍卖会上他的《行书七言对联》和《行书》立轴分别被拍至0.77万元和1.32万元。值得投资者的关注。 第三层次的书法家有吴湖帆、唐云、陆俨少、高剑父、高奇峰、沈曾植、林散之、邓散木、曾熙、李瑞清、王震、丰子恺、罗振玉、郑孝胥、王福厂、柳亚子、章炳麟、章士钊、梅兰芳、陈师曾、叶恭绰、吴佩浮、徐世昌、谭延、刘春霖、于非厂、冯玉祥、戴季陶、沙孟海、俞樾、老舍、谢稚柳、陈佩秋、康生、陆维钊、来楚生、范曾、李苦禅、马一浮、马公愚、徐邦达、黄胄、蔡元培、谢无量、沈鹏、刘炳森。 第三层次的书法家涉及到方方面面,也是各个领域里著名人物。这部分书法家的代表作品或大幅精品一般在1―5万元之间,一般作品在5干元以上。在这一层次里,最具潜力的当推陆俨少、林散之、沙孟海、沈曾植。像陆俨少的书法很有成就,只不过画名掩盖了书名。陆在治学上早就提出了“三分写字、三分画画、四分读书”的主张,为此他在书法上下过工夫。他的书法字形正斜欹侧、聚散离合、天真烂漫。从艺术上讲,陆的个性极强,且十分耐看。林散之的草书变化万千,书作如云雾缭绕,有仙佛之境,令人心旷神怡。誉他为“当代草圣”实不为过。沙孟海的行草沉雄劲健、古朴苍茫,尤其作膀书,国内恐无人与之匹敌。沈曾植的行书“抑扬尽致、委曲得宜”,创造了奇峭博丽的沈体书法。这四个人的书法艺术不仅经得起时间和历史的考验,同样也经,导起市场的考验。近年来,林散之的作品已开始被藏家看好,精品价格开始攀升。 第四层次的书法家有何海霞、沈子丞、欧阳中石、茅盾、汪溶、顾廷龙、方介堪、刘艺、周慧�B、黎雄才、董寿平、宋文治、陈大羽、王个移、武中奇、张伯驹、吴待秋、白蕉、张元济、于立群、赖少其、赵冷月、赵丹、童大年、何海霞、萧闲、周而复、陈立夫、吴祖光、尉天池、魏紫熙、冯其庸、韩天衡、张葱玉、赵绪成、褚保权……这一层次的书法家人最多,涉及范围相当广,代表作或大幅精品一般在3千元以上,一般作品在十元左右。在这一层次里,应关注冯其庸及周慧�B、韩天衡、尉天池、赵绪成五位在世书法家。从艺术上看,他们的风格已建立,个性已显露,且未来还有一定的潜力。目前他们的作品市场价位还不高。 如冯其庸先生今年已81岁,他不仅是一位研究《红楼梦》的权威,而且是一位学识渊博的著名学者、诗人、鉴赏家、摄影家。冯其庸曾任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现担任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中国汉画学会会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中国武侠文化学会名誉会长、东方国际摄影基金会主席、《红楼梦学刊》主编、大型《中华文化画报》名誉主编等职。他的社会名望仅次于启功。 除了社会名望外,冯其庸又是一位传统功力极为深厚的书法家。曾临摹历代名家碑帖,既有广度,也有深度。早年花了很大的工夫临《九成宫》、《皇甫君碑》、《虞恭公碑》、《化度寺碑》、《泉南生墓志铭》、《道固法师碑》、《张黑女》、《张猛龙》、《黄庭经》、《圣教序》、《兰亭序》等碑帖,并细心揣摩,观察名家用笔的特征。以后,在学习中认识到王羲之的《丧乱帖》、《二谢帖》、《得示帖》、《频有哀祸帖》、《孔侍中帖》五帖很难学,故冯其庸在王字上下的工夫最多。近几年以扎实的功底、极高的修养、广博的知识、诗人的天赋、精深的书学理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