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推荐
田旭中:从第五届草书展征稿启示再论草书创作标准问题
时间:2022年01月06日 来源:四川书法家网 作者:admin 浏览数:4416

 

      田旭中  现为中国书协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省草书研究会会长、省书学学会会长。作为四川本土著名书画家,他数十年坚持草书理论与草书实践的结合。2010年他撰写出版了《中国草书艺术史》,是国内第一部专门研究草书的学术著作。2015年又撰写出版了《汉字草写百年》,也是国内首部研究当代草书的专著。

       此前田旭中在草书创作实践方面,就因1999年创作83米《毛泽东诗词草书长卷》而饮誉书坛,2016年又创作了22米《红军长征歌》,在诗歌创作与草书创作的结合方面作了有益探索。而最新创作的《蜀山赋》20米草书长卷则成为他在这个领域创作的深化与拓展。

 

       偶然看到中国书协第五届全国草书展征稿启示,其中附则中有一个表要求填写“字法”,由此联想到前些时候某专家到全国各地办班讲字法,大肆兜售他的《草书字法解析》,我非常耽心,照现在这样整下去,是推动草书发展还是阻碍草书发展?

       这关涉到一个关于草书评定标准的问题。长期以来,关于草书评判标准,大抵都囿于传统观念,认为只有“二王”的草法才是标准,不符合这个标准的便被认为是错写。这在理论上是偏颇的,用这个理论去指导创作实践只能是毁了生气勃勃的草书创作。

       纵观草书发展的整个历程,大体上是沿着不规范草写到规范化的小草书(以“二王”为代表),再发展为注重气势的大草书(以旭、素为代表),再发展成为重视空间分割的汉字草写(以黄庭坚为代表)。从实际情况看,自宋代尚意书风出现后,已经没有纯粹的草书体,只有各种情态的汉字草写体。在这个过程中,山谷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姜夔说,草书自山谷又是一变。许多大书家如徐渭、张瑞图、王铎、傅山等在草书创作中都掺杂了行书、章草,到了清中叶甚至出现以碑笔入草,于是,草书出现了百花齐放的兴盛局面。我认为,这正是汉字草写的内在规律推动着草书运动。然而,民国于右任看不到汉字草写的实质,他试图发起标准草书运动,折腾十年无疾而终。这说明,汉字草写才是中国书法的正脉。2010年拙著《中国草书艺术史》最初提出这一概念,其后在2016年著《汉字草写百年》全面阐述了这一概念。笔者反复强调,草书只是对一种书体的定义,而汉字草写则是对一种文化的定义。汉字草写的实质,是艺术家按照审美的规律对汉字进行个性化创造,表现自身生命情调的物化形式。汉字草写应当涵盖一切草书形态:草简、隶草、章草、小草、大草、行草、杂体草等。

       但遗憾的是,有些掌握了话语权的领导仍然顽固地坚持传统书法五体论,并以此指导草书创作,用所谓的字法检验创作。这样的结果,只能是削足适履,把原本生气勃勃的汉字草写实践变成了一种唯“二王”是举的僵死的教条。如果按这种观念和标准评判草书,我相信为毁掉一大批有追求有创造力的书家。

       今天看了张达煜先生的汉字草写新作,我写下如下评语:似楷非楷,似草非草,以草写之精神重构汉字,舍巧而取拙,弃华而求朴,表现一种冲淡与自由之境。达煜先生逾八秩犹能思变,可敬可佩也!

       最后用一句话作结论:艺术的创造生命一旦枯萎,剩下的只有苍白的形式外壳。

 

​田旭中草于成都寓所

2022年元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