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首    页   名家题词   翰墨快讯   巴蜀英杰   巴蜀丹青   篆刻名家   硬笔书法   文房四宝   摄影之窗   域外名家  
书画讲堂   网络展厅   名家展台   巴蜀览胜   收藏天地   艺术赏析   历代书家   画廊介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欢迎您的光临!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旅书家 >> 阅读文章

宋凤洲

2011-07-26 08:58:33 来源:四川书法家网 浏览:8104
内容提要:    宋凤洲  男,1954年生,河北正定人,本科学历。原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副教授,担任书法课教学。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理事; 中国楹联书法艺术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国家博物馆画廊艺委会委员、客座教授; 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艺术市场研究中心创作委员; 东方书画函授学院教授; 河北省楹联学会副会长; 河北楹联书法艺术委员会主任; 河北省现代美术研究会副会长; 河北省当代书画院高级顾问。

  

 

    书艺超群  大家风范
    ---访著名军旅书法家宋凤洲先生
记者    赵启昌


    在河北书法圈里,提起著名军旅书法家宋凤洲先生,没有不竖大拇指的。他虚心求教,勇于进取,在传承前人书法名家书艺的同时,潜心研究书法理论,并书写了大量的理论文章,这些文章,对当代书坛具有很强的影响力,特别是他书写的一些他本人在书法研究和创作时的一些体会和感悟性的文章,对初学者具有很强的指导性,由此,受到社会各界人士的的尊敬和称颂。日前,记者采访了原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副教授宋凤洲先生。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是怎么喜欢上书法的?受谁的影响?
    宋凤洲(以下简称宋):小时候并不懂得什么是书法,也没人这么提,只知道写毛笔字。人们对毛笔字俗称大楷,比如说:“大楷课”,“大楷比赛”。
    我父亲读过三年私塾,有些毛笔字基础。他读过的一些书,如《幼学琼林》、《三字经》、《七言杂字》等。我常翻着看,上面都是些楷书影印字,正文都是大字,注解都是小字。大多是以颜柳面貌为主要风格的“馆阁体”,比例适当,面目儒雅!书上还有不少插图,我都喜欢。从那时起,大概五、六岁吧,我几乎每天都要照着书上的字和画,描摹一番,日积月累,不仅对这些书爱不释手,对写字和画画也情有独钟了。
    父亲很高兴我的选择,想办法给我买到粉笔、石笔、铅笔,还有黄草纸和少量的白竹纸,满足我的学习与爱好。他有时间还看着我写画,不断指导和鼓励。我家的门背面、衣柜侧面没有上漆的木板上,甚至是墙面上,到处都留下了我的童作。学龄前,父亲就教会我两、三百个汉字,奠定了我爱学习、爱文字、爱书画的根底。
 
    记:你进行过那些书法学习?其过程怎样?受谁的影响较大?
    宋:说到书法学习,我算是幸运者。有过多次专门的专业学习和进修,有过多次机会进行高端训练和向优秀书家学习机会,有过接受众多老师特别是名家名师的指导。使我始终处在一个良好的环境中,比较早的树立了正确的学书态度和较高的追求标准。也因此基本上没走什么弯路。
我的学书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初步和培养兴趣阶段;打基础和实践中学阶段;科班学习和提高阶段。
    我少年时期,也就是文化大革命前,社会上和艺术界流行美术,把书法当作其中的一部分。所以我那时的主要爱好是画画,因为还不懂得分门别类,山水、花鸟、动物什么都画,以人物为多。又以白描为主,素描和水彩稍少。到部队以后,因工作需要就主要画人物了,而以幻灯片和水粉宣传画居多。也经常参加军师组织的美术创作和集训,因此参加了北京军区炮兵创作室组织的驻天津美院美术创作短训班。我的油画作品《老参谋》,入选了北京军区美展。
    我的书法学习,初学柳公权。我印象最深的指导老师,是读小学四年级时,我的语文老师祁树德。他写柳体,全学校也比赛柳体。我的老师的字当时在我们小学是最好的,受他的影响,我的字在学生中也就算不错的了,经常得奖状和奖品。
    其实专门的书法练习,对我来说,还算比较少的时间。真正促进我书艺的是平时的使用。比如,写奖状,写墙报和专栏,还有一星期一期的黑板报。不可小看这些实践,熟能生巧。参军后也一样,写喜报,写标语,刻蜡板,还有用钢笔抄写公文材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没有电脑,誊写机关日常众多编写的材料全靠手抄)。特别是1984年和1986年两次到北京军事博物馆执行书写任务,一次是举办全国“双拥”(拥政爱民、拥军优属)展览;一次是军博“第一次、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馆”改馆布展,大量的小楷书写,使我的学书功力长进很大。更可喜的是,有向当时的一同工作者军博著名楷书家卢中南、国家劳动人事部任命书写员田英章和海政女书法家王越直接学习的机会,让我眼界大开,追赶有了目标,信心倍增!所有这些,都是习字和攻坚的好机会。
    当然,收获最大的,还要算到北京理工大学和北京大学一年半时间的进修学习。在理工大学人文社科系举办的中国书法艺术大专班,除了本校担任文学历史和文艺理论的老师讲课外,还从校外和中国书协聘请了很多书法家与学者任教。王遐举、欧阳中石、刘艺、韩玉涛、林岫、张辛、杨臣彬就是主要代表。后来的北京大学中国书法艺术进修班,重点学习了大学本科的文学艺术理论、书法欣赏与创作以及古文字、书法史等。北大的著名教授袁行霈、陈怡焮、吴小如、罗荣渠、杨辛、葛路、高明、叶朗、李志敏、沈天佑等,还有欧阳中石、沈鹏、刘艺、王玉池、熊伯齐、钱绍武等30多位专家学者亲面授课。使我的学书之路更明确、更宽阔,更平坦,更顺畅!
    这么众多老师(当然还不止这些)独到的学术思想、高深的专业学问以及执着不疲的精神,是对我最好的鞭策!也是带领我走入艺术殿堂和向高层台阶攀登的真正动力。
    我赞成“取法古人,注重功夫,自然创新”的学书之路,喜欢有板有眼的书法作品,对欧阳中石老师的书学态度和成果用心研究和借鉴最多。欧阳先生对我的学习也比较满意,同时也给了较多的指导。先生学柳(柳公权、)欧(欧阳询)、王(王羲之)和魏碑为主,借鉴吴玉如。我的路子基本也是这样,但借鉴趋于虞世南和欧阳先生,以力求时代面貌和方便手性。不过我努力遵循先生的教诲,多学古人,对先生字的借鉴主要是神情和气质,不刻意字形,我觉得在用笔方法上受益不浅。先生赐给的《古书论句》和《菊花诗》书作,一直激励着我努力学习和指导着我的做人作书的思想。
    以上,是就我的学书年月阶段和拜师求教而言的情况。
    如果谈对书体本身的研习,也有一个入帖换帖,不断扩展的过程。就楷书而言,我初学柳,转攻欧,这是用功最大的。又阶段性地临习了虞世南夫子庙堂碑、敬客砖塔铭、颜真卿多宝塔,还有几种魏碑。我很喜欢柳体的骨力,因工作需要,转轨入欧了。不过这也好,欧字结构严谨、规范,对我后来写字更加美观起到了重要作用。而先学的柳也不浪费,为我写的欧体点画有力奠定了重要基础。所以我的字受欧柳影响最大。我喜欢虞世南的“藏刚于柔”和他的“主笔突出”,也喜欢敬客的“洒脱灵动”。这些艺术境界也在我的书法中或多或少地有所渗透。
    我的行书受益于王羲之的《兰亭序》和《圣教序》。不过我喜欢李邕的体势和赵孟頫的谋篇,力争使自己的字“帖中见碑”,“中锋兼侧”,“刚柔谐备”。
    我也习隶、篆、草,力争多学笔法,尝试结构,汲取营养,不做重点。
 
    记:请你谈谈对传统书法和现代书法的看法
    宋:所谓“传统书法”和“现代书法”,是当代人们为了区分古今书法的不同,对书法的两种称谓。大概是指两种不同状态,其实这两个概念的确立不够严谨。因为内涵太笼统,太模糊,也可以说缺乏科学性和准确性。
    “传统书法”作品,泛指世代相传、有一定特点的书法作品。这样,就把古人的作品不分层次、不分优劣、不分书写者是谁,统统混在了一起。所以当代就有人把古人曾经淘汰的或是谁都不学的东西当做座右铭来效法,自以为找到了圭臬,还堂而皇之的“挥洒亮相”,自命不凡,殊不知这是丢西瓜捡芝麻的赔本买卖。
    我认为,古人的东西,不一定全是好的,继承也要有所择选。优秀的传统型书法,无疑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结晶,是中国艺术瑰宝的优秀代表。凡是历代推崇的名家名作,才是我们应该学习的榜样和范本。因此我们愿意称“优秀传统”,或称“经典作品”。进而,我们还要从中提炼出可以效法技法的“法书作品”,以供进行专门的技法训练和功夫砥砺。“打铁必须腰板硬”,没有功夫,就没有腰板。对那些不便作为直接取其笔法的经典作品,主要是读取精神气质、形上神采、自然情趣和功夫内外的极致,以增进我们的学养,丰富书法的艺术涵盖。
    我再多说几句,有人觉得,古人都在学二王、欧颜柳赵和苏黄米蔡,还有文(征明)、祝(允明)、董(其昌)、赵(之谦)、张(裕钊)等那么几十个人,太乏味了。而且追随者高手林立,不可攀及,不如另辟蹊径。因此就到“古人书法”的角落里,到“民间书法”堆里,甚至专找很少有人顾及的“只言片纸又不入流”的字,捡陌生字迹去学,以求与众不同。这就好比大家都在坐着汽车奔马路,他非要推上独轮小车去走山间泥泞窄路。可以想见其前途怎么样?
    也有人觉得,学古人、跟着古人脚跟爬没出息,缺乏时代感。不如“走自己的路”,想怎么写就怎么写,这样就能不落古人窠臼,容易形成自己的风格。结果写来写去,点画狼藉,结构不美,气象狂野。状如破服垢面,辔头乱发,不懂举止的乞丐。
    还有人觉得,凡是入展的、获奖的、登报的和出版的就是好作品,所以就去跟着学。特别是近几年许多大展的评委都写这种字,许多名人也评好这些作品,结果你云我云,我写他写,持续不断,成了时风。大家知道的“广西现象”、“河南效应”等,都如出一辙,图个风流热闹而已。
    更有人觉得,中国的书法已到了“穷头末路”,在照这样学下去就会“死亡”。探索搞什么“构成书法”、“拼贴书法”。这不仅背离了书法的原旨原意和精神境界,还把书法艺术改变成“行为技术”。
    另外,传统型书法者和现代书法者的治学态度也大不相同。前者,把书法艺术与中国文化巧妙结合,把人品修养、文化修养与汉字书写积极融合。讲究师承,讲究力度,讲究功夫,讲究高雅、讲究书卷气,讲究造型美、语言美和神采美,有严格的学程和极高的标准。他是艺术与思想、艺术与灵魂、艺术与生活、艺术与社会、艺术与使用全面相结合的追求者。而后者,则孤立的看待书法。追求速成,追求片面的性情,追求玩乐书法和经济效益。所以,不求高就,不求甚解,还立足未稳,就急于办展、出书、上媒体和走向市场。为了获奖和早日出名,不惜去做无意义的抄袭和迎合,甚至是炒作和包装自己,以求哗众取宠,占领阵地和获取既得利益。
    搞“现代书法”,在历史艺术长河中不过是一个支流。因为它远不及古代高雅正统的殿堂书法优秀!不仅面貌不新,而且不美,相比之下,倒是有愧于我们中华民族的先人。我的这些话,并不是要反对某些人自己愿意做的事,而是痛心我国的书法会在我们一代,被搞成这个样子。本来光辉灿烂的起源于古代文明的艺术文化,被我们自己的当代人蒙上一锹灰尘。如果仅仅把脱胎古人旧制和形变看成最高标准,那我们还不如让不懂中国字的外国人搞书法,因为他们一定会写得更天真,更奇异,更自然和无拘束!
 
    记:请你谈谈对书画艺术市场的认识?
    宋:这个问题很清楚,但不好谈,也就是说市场很乱,不规范又不好统一标准。
    首先说艺术品问题。现在的艺术品质量如何,没有统一可行的评判标准。从市场的现象来看,总的艺术思潮是“个性第一”;总的欣赏尺度是“名人第一”。所以人们的眼睛,盯着作品表面与众不同的所谓特点,盯着艺术界的领导位子的高低。不管好不好,不好也好。美术多不写实,不需要有生活。人物不重结构,没有表情,多为概念的。评论家说,好就好在这里,你认为他在干什么就干什么,“似与不似之间”。山水没有脉系,缺少人文;或穷山恶水,缺少进步思想;或乱石乱草,没有冬春,……不知作者家里是否也张挂这些东西?书法也同样,或软绵绵,或乱哄哄,或脏兮兮,或不伦不类,或是戏弄作品。市场上作品抄袭的多,有错字得多,内容陈旧的多,赝品多,不讲使用的多。当然也有不少好作品。
    再说价格问题。当前的市场价格大概有三类:自定价格;经纪人推销价格;还有拍卖价格。由于作者的经济头脑和价值取向不同,对自己作品的润格的定位也就不同。由于经纪人的经营理念和渠道不同,对作者的作品认可程度也有差别。由于拍卖的场所、时机、对象和目的不同,作品的价格也有了很大的区别。所以书画作品的价格,决非艺术本身所能决定,而是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和影响。
    然后说说收藏问题。这也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比如:谁收藏的?收藏谁的?哪些作品最值得收藏?经什么渠道收藏?等等。目前的收藏,存在不少误区。据我所了解的情况,问题主要有这些方面:一是收藏所付出的价值过高;二是不少赝品;三是缺少精品。总之,缺乏形成一个比较规范的、相对合情合理的健康书画市场和收藏环境。
 
    记:宋老师能不能具体地谈谈你对书画价格的了解和做法?
    宋:关于拍卖价格,他应该有一套专业规则。听有的人说,个别拍卖也有不正常的暗箱操作,我不懂也不知情,所以没有发言权。
    关于经纪人推销价格,不同的经纪人,有不同的推销观念,因此使作者的作品在不同的市场有了不同的价格。有的经纪人,着眼长远,给自己定的中间差价(中介收入),合理或偏低。在他这里所卖的书画作品也就价钱合理或偏低。有的经纪人,有自己的专门销路或固定的销售群,不愁买卖,定的价格就稍高些。也有对一般人不卖,专供有钱人或专供必须来这买的人的高价或超高价的画廊市场。当然还有作者要价高低因素在内,以及出手早晚价格的不同。
    自定价完全是个人行为。作者是作品的创造者和持有者,最有权利对自己的艺术品做出处理。因此他会根据自己的目的设定价格,别人买不买他不管,他卖不卖卖多少别人也管不着。
    作品有人买,就说明那个价格能被买的人认可。作品好,就不怕不识货。伯乐专找骏马推荐,他不怕骏马价钱高。问题在于,目前还找不到一个权威者,能够公平地衡量所有艺术家的作品价格究竟该是多少?
现在的自定价格,没有可比性。也就是说,不要以价钱相比。可能花钱不多,买了好作品;也可能花了冤枉钱买了次品。有的人说谁谁的作品,值几万,那可能是有人有钱愿意给;也有人说哪个人的作品才几千元没人买,这也可能没碰上懂行的买主。
    作者给自己作品定价,也不全是根据艺术水准。有依据当地市场的;有根据不同买主的;有对收藏者让利多的;有参考同道润格的;也有唬人瞎要的。全屏买主自己去鉴别。古代的艺术家,多是把人品和艺品挂起钩来,所以求着自来,买有所值。现在的艺术人才,苗莠不齐;现在的艺术品,鱼龙混杂。自吹自擂的,靠捧靠广告推销的,抓住机会蒙人的多处可见,上当的也多。
    至于我的做法,不一定好,但适合我自己。我是视情而定价,并把薄收利、感谢收藏利、满足多藏利等友情价格考虑在内,尽量使收藏者买得起和买得值。我认为:本来艺术品就不像工业农业产品那样,有各自固定的成本和国家基本排价,还有各地的市场指导价。艺术家心灵的劳动,各自所付出的代价差别很大,比如书法作品,同时又书写自己创作的诗联,就在书法艺术之外,增添了作者的思想、所好、文采和未来在这些方面的人文研究及历史考证的价值,和书写别人现成内容大有不同。一篇满意的文稿,有时要几年才修改完毕。美术的绘画也有同样的情况,临摹和新创自有不同价值。我在同行中的价格,应该算是属于适中或偏低的要价。我不参加作品拍卖,也不愿通过炒作活动实现脱离人们购买力的高价。
 
    记:还希望宋老师能为书法爱好者和收藏者提供些有帮助的建议!
    宋:我也是书法爱好者之一。能称得上爱好,并不那么简单。这里有个爱什么?怎么爱的问题!我在教学过程中发现,有的同学认为天天写书法,积极参与书法活动,这就叫爱好书法了。在我看来不然,这样还远远不够!如果不去认真了解书法的过去和现在,就不知道标准;如果不准备弄清正确地书法理论是什么,就没有学习方向;不愿意向优秀书家看齐,就会站错队伍;不想下多年苦功夫,就不能铸坚根基。那就谈不上真正意义的爱好书法!
    基于这些界定,我想,至少我自己的爱好书法,是在不断追求,至老不辍地学习中。而且不追速成,希望能够水到渠成。换句话说:我认为自己不如古人,不可能超过王羲之、颜真卿、欧阳询等等大书法家。我有这自知之明,树立向他们学习目标就足够了,生怕一旦有所怠懈增大差距。
    我的收藏不多,没有经验,但有我的收藏标准和方法。我认为,收藏必须先明确目的,我没有资格谈书画经营收藏。就个人收藏提几点注意事项:
    一、一定要收藏真品,最好收藏精品;
    二、分清是“书画名人”作品还是“名人书画”作品;
    三、不要轻信头衔,不要只听价钱,更要观看水平;
    四、看准是“精品”?还是“普通作品”;
    五、研究书画的技法,辨别书画的年代;
    六、要考虑自己喜欢的“风格”因素,有生之年张挂起来,先欣赏和享受;
    七、尽量去找价钱能够优惠最多的购买渠道;
    八、量力选购,少存爆发钱财幻想。
 
    记:除了书法外,宋老师还有什么爱好?这些爱好对你书法有哪些帮助?
    宋:我的其他爱好也不少。人要接触大自然,就会对某些感兴趣的事物所感染,比如画画,美术设计,摄影,吹笛子,吹口琴,打乒乓球,旅游爬山散步,读书,喝茶,写诗和楹联。我还对庄园规划和建筑,中医中药有所学习。所有这些,都与我的书法有着直接或间接的联系。书法不单单是拿笔写字,他还需要人的健康、学问、修养和激情。比如哪天身体不舒适,或心情不好,就不想动笔,有任务逼你写,就不能发挥水平,字也缺少灵气。如旅游、散步、喝茶聊天后,激情很容易爆发,感情一定跃然纸上,写出精品。
    艺术是相通的。常听音乐,可以使艺术灵感、刚柔韵味、粗细长短、曲直快慢等旋律感和节奏感孕育在脑海,之后接着写字,无声的音乐就来到字间。如是刚刚吹过笛子再写字,手上就有音乐舞蹈一样的韵律和情调。这些非有实践不能感受到,真是奇妙!
    中医中药,表面看来好像与书法没有丝毫连带。其实内里,却有不可低估的潜移默化。学中医中药需要人有强记能力,需要统筹协调能力,需要会辨证施治,需要因情而异唯取高效,等等。学个好中医是毕生索求还怕不及的大学问之科!不同的中药配伍药效各异,同样的药味不同的用量药效大别,其中奥妙言不尽达!学好中医中药,高深的知识涵养自然渗入人的思维和能力之中。所以,在老中医中会有不少书法家。
 
   记:最后,请宋老师谈谈你今后的发展方向?
   宋:一如既往,不断学习。我在北京理工大学和北京大学学习书法时,各位先生的榜样力量是我永远的动力!有古人曾称书法为“小道”,意思是指书法的技法不足为道,真正的大学问还在书法之外。欧阳中石先生就要求我们尽量多学,二十年前他就说过:学习书法不应该只限于技法的问题,而应当把视野扩开,要把与书法艺术有关的诸问题都应考虑在内。如历史的沿革、碑的问题、帖的问题、刻石的问题、墨迹的问题、真伪的问题、前人的书论,以及美学、文学、品德修养、揖让进退,甚至姊妹艺术、其他艺术等都应当统率起来,做一系统的学习。这样才能使书法艺术形成一门像样的学问。按照欧阳先生的这一教学设计,我一直在不断努力,还有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尚需攻关。就现在掌握的书写能力而言,是多体涉猎,楷书和行书算是有些面目。其他还不敢出手,或觉得还不够火候。我开始整理自己的学习笔记和学书体会,也开始收集自己的一些文章和较好的书法作品,全面的总结自己。
 
 
   
宋凤洲 艺 术 简 介
    宋凤洲  男,1954年生,河北正定人,本科学历。原石家庄陆军指挥学院副教授,担任书法课教学。
    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理事; 中国楹联书法艺术委员会常务委员; 中国国家博物馆画廊艺委会委员、客座教授; 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艺术市场研究中心创作委员; 东方书画函授学院教授; 河北省楹联学会副会长; 河北楹联书法艺术委员会主任; 河北省现代美术研究会副会长; 河北省当代书画院高级顾问。
    曾毕业北京理工大学中国书法艺术大专班,结业天津美院美术创作短训班和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班,得到欧阳中石先生等著名书画家和学者的指教。书法擅楷、行书。1984年和1986年两次被北京军事博物馆抽调担任展览版词书写工作。作品还被中央军委和总部首长、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毛泽东诗词研究会以及日本等国家收藏。论文发表40多篇,其中有《论多媒体教学中汉字媒体的使用》、《多媒体教材制作屏面设计》、《多媒体教材文字素材》、《计算机字库汉字体系风格论》和《构筑书法艺术的基石》、《师古与创新》、《对选帖、换帖的思考》等。

 

 

 

上一篇:周剑初
下一篇:张继

相关文章

2010-05-26 15:21:39
2012-07-02 09:21:20
2012-04-08 20:49:17
2011-09-07 10:37:14
2011-09-05 13:52:12
2011-07-26 08:58:33
2011-07-11 09:31:24
2011-06-29 14:40:30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近更新
热点排行
友情链接: 更多>>
首 页 | 画廊介绍 | 作品订购 | 广告服务 | 在线留言 | 版权隐私 | 站长名片 | 网上调查 |
邮箱:scshufajia@163.com 电话:13908218332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www.scshufa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4189号
你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