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首    页   名家题词   翰墨快讯   巴蜀英杰   巴蜀丹青   篆刻名家   硬笔书法   文房四宝   摄影之窗   域外名家  
书画讲堂   网络展厅   名家展台   巴蜀览胜   收藏天地   艺术赏析   历代书家   画廊介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欢迎您的光临!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四川历代书家 >> 阅读文章

杨升庵

2010-08-05 17:21:07 来源:四川书法家网 浏览:10060
内容提要:    杨升庵(1488-1599),名慎,字用修,四川新都人。明代著名的学者、文学家。父亲杨廷和当时任翰林院检讨,后来历官少师兼太子太师,首相两朝,声威显赫。

杨升庵塑像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鱼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罗贯中《三国演义》

    读过《三国演义》的人,相信对这首《临江仙》一定印象深刻。词中表现出来的悲壮与旷达,为世人所称道。其实这首词的作者并不是罗贯中,而是明代的杨升庵。这是升庵先生所著《廿一史弹词·说秦汉》中的一节,后被清初毛宗岗修订《三国演义》时选为卷首语。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作家琼瑶一部以“几度夕阳红”为题的小说,流行一时。如今这首词更是随着电视剧的热播而广为传唱,但真正的原创作者杨升庵却知者寥寥。

    杨升庵1488-1599)名慎,字用修,四川新都人。明代著名的学者、文学家。父亲杨廷和当时任翰林院检讨,后来历官少师兼太子太师,首相两朝,声威显赫。

    身为相门公子的杨升庵,自幼聪颖好学,擅长吟诗作对。在新都老家,祖父教读艰深的《易经》,他仅半个多月就能背诵。相传升庵五六岁时在池塘游泳,县令经过,他竟不回避。县令怒言:“本县令出副对子,如果你能对得出,饶你不敬之罪!”上联是:千年古树为衣架。谁知升庵脱口而出:万里长江做浴盆。县令叹服,赞其神童。另有一次,叔父在观画时问他:“‘景之美者,人曰似画;画之佳者,人曰似真。’哪个说法正确?”升庵以诗作答:“会心山水真如画,名手丹青画似真。梦觉难分列御寇,影形相赠晋诗人。”他用战国列御寇所撰的《列子》一书,巧妙地回答了叔父提出的问题。叔父听后很高兴,称赞他:“只此四句,大胜前人矣。”他十三岁时,就随父入京,沿途写有大量诗篇,轰动京华。当时的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见了之后赞不绝口,立刻收为徒弟。

    二十四岁那年,杨升庵参加会试,结果殿试第一,成为明代四川唯一的状元,被授予“翰林院修撰”。

    按理说,这位少年才俊一定会沿着“修齐治平”的道路,青云直上,前程似锦。然而,恃才放旷、桀骜不驯的性格让他在官场吃尽了苦头。有人这样概括杨升庵的一生:生于蜀,祸于京,成就于滇。他的祸就是“议大礼”事件。

    那么,“议大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据著名学者、诗人钟树梁考证,所谓“议大礼”,其实是围绕嘉靖皇帝继统与入嗣“典礼”的礼制问题所展开的一场大辩论。嘉靖皇帝(明世宗)朱厚熜是明武宗朱厚燳的堂弟,明武宗之父明孝宗的侄子。因武宗无子,故由朱厚熜继承皇位。按照封建王朝旧例,朱厚熜应该为明孝宗的儿子,尊称明孝宗为“皇考”,而称自己的亲生父、已故的兴献王为‘本生父”或“皇叔父”,决不能称为“皇帝”。多数大臣,包括杨廷和、杨升庵父子的意见都是这样。但也有少数阿谀拍马的大臣认为朱厚熜是入继大统不是入嗣为人后,故应称本生父为“皇考”,而称明孝宗为“皇伯考”。朱厚熜为了证明自己的“合法地位”,自然非常赞同后一种意见,并责问杨廷和等人说:“难道父母可以移易吗?!”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嘉靖三年七月的一天,杨升庵鼓动百官,大呼:“国家养士一百三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反对派二百多位官员,跪伏在左顺门等处进行哭谏。嘉靖顿时大怒,把一百三十四人抓进牢狱,廷杖了一百八十多人,也就是当众扒下裤子打屁股,有十七人活活被打死。升庵也在十天中两次被延杖,好在命大,又死而复苏。后与“带头闹事”的另外七人一道,受到编伍充军的处治,被贬逐到云南永昌。

    按照作家汪曾祺的说法,杨升庵犯的是“言论自由罪。”今天看来,不过是关于皇帝家事的论争,没有多大意义。但杨升庵在这件事情上能够不迎合皇帝旨意,也不向权贵低头,廷杖算什么?贬谪又如何?文人也有文人的铮铮傲骨。

    总之,“议大礼”事件成了杨升庵人生的转折点。

    他收拾好行囊,辞别已经退休的老父亲杨廷和,踏上了去云南的征程。而陪伴他一路南下的,是他的夫人黄峨。黄娥,字秀眉,四川遂宁人,长诗词,尤擅长散曲,风格缠绵悲切,有“曲中李易安”之誉。婚后夫妇二人感情甚笃,在家乡桂湖之滨过着诗情画意、相敬如宾的甜蜜生活。当升庵因仗义执言遭遇横祸时,黄峨对丈夫不仅毫无怨言,而且曲意劝慰,殷勤照顾。

    嘉靖三年一个冬天的夜晚,天寒地冻,朔风呼啸。黄峨陪伴着骨瘦如柴,身带枷锁的杨升庵,行至江陵的驿站。升庵看到妻子满面风尘,疲惫不堪,再也不忍心让她向前护送了,力劝妻子回四川新都老家。临别之际,升庵填了一首《临江仙·戍云南江陵别内》,情辞凄楚,催人泪下

楚塞巴山横渡口,行人莫上江楼。征骖去棹两悠悠,相看临远水,独自上孤舟。   却羡多情沙上鸟,双飞双宿河洲。今宵明月为谁留?团团清影好,偏照别离愁。

    黄峨回到新都,看到桂湖景物依旧,物是人非,不禁悲从中来。她写了一首《七律·寄外》,以表达对丈夫的思念之情:

雁飞曾不到衡湘,锦字何由寄永昌。

三春花柳妾薄命,六诏风烟君断肠。

曰归曰归愁岁暮,其雨其雨怨朝阳。

相闻空有刀约,何日金鸡下夜郎?

    此后,黄峨曾跋山涉水,到云南永昌探望升庵,并在戍所住过两年多的光阴。后因父亲杨廷和去世,升庵回新都奔丧,与妻子又有过短暂相聚。但在圣旨的催促下,升庵不得不匆匆与妻子分别返回云南。这一别竟是永诀!

    在长达三十多年两地分居的日子里,两人的苦苦思念,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升庵曾写下散曲《罗江怨》,赠给妻子:

空庭月影斜,东方亮也,金鸡惊散枕边蝶。长亭十里,阳关三叠。相思相见何年月?泪流襟上血,愁穿心上结。鸳鸯被冷雕鞍热。

而黄峨也以《罗江怨》为题,回赠丈夫:

青山隐隐遮,行人去也,羊肠鸟道几回折?雁声不到,马蹄又怯,恼人正是寒冬节。长空孤鸟灭,平芜远树接,倚楼人冷栏干热

    两人都以冷与热的强烈对比,反映内心的一片深情。此外,黄峨还有一首散曲《南商调黄莺儿·苦雨》,写得凄婉动人,成为传诵的名作:

积雨酿轻寒,看繁花树树残。泥途满眼登临倦。云山几盘,江流几湾,天涯极目空肠断。寄书难,无情征雁,飞不到滇南。

    故园万里,鱼雁尺素,想必此时的升庵心中一定充满了惆怅。嘉靖三十八年七月六日,杨升庵病逝于云南,时年七十二岁。

上一篇:刘沅
下一篇:破山禅师

相关文章

2011-06-21 23:34:00
2011-06-21 23:21:01
2010-03-08 23:44:29
2010-03-08 23:40:18
2010-03-02 10:54:05
2010-09-03 15:41:12
2010-02-21 16:44:06
2010-08-21 23:27:13

文章评论

现在有1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和平<2015-06-17 17:39:34>评论说:
杨升庵(1488-1599)岁数不对。
最近更新
热点排行
友情链接: 更多>>
首 页 | 画廊介绍 | 作品订购 | 广告服务 | 在线留言 | 版权隐私 | 站长名片 | 网上调查 |
邮箱:scshufajia@163.com 电话:13908218332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www.scshufa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4189号
你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