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首    页   名家题词   翰墨快讯   巴蜀英杰   巴蜀丹青   篆刻名家   硬笔书法   文房四宝   摄影之窗   域外名家  
书画讲堂   网络展厅   名家展台   巴蜀览胜   收藏天地   艺术赏析   历代书家   画廊介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欢迎您的光临!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书画讲堂 >> 阅读文章

从《张猛龙碑》看临摹与创作

2015-01-23 17:33:19 来源:四川书法家网 浏览:9358
内容提要:学习中华文化的传统书法,总是必须经历临摹到创作这一艰难而又枯燥的常规程序。临摹阶段,我们会运用许多临摹的方法,此后才能逐步进入创作状态。临碑,我们从中得到的感受和技法是独一无二的。临碑是研习书法的不二法门,可以这样说,临习碑体,可以让我们近距离感受古代书家的作书风格,可以让我们的书法创作变得更为精彩。

 

------------------------------------------

从《张猛龙碑》看临摹与创作

四川省宜宾市高县符江艺龙书画艺术中心黄首铭

 

    临习书法,肯定会接触到“碑”和“帖”这两个概念。通俗一点来说,“碑”指的是石刻的拓本;“帖”指的是可以取法的古人墨迹;而“碑帖”二字合用,泛指书法范本。就临习而言,碑和帖并没有谁轻谁重的问题。本文探讨的,就是“碑”学中的重要作品——《张猛龙碑》。

张猛龙碑》全称《魏鲁郡太守张府君清颂之碑》。此碑无撰书人姓名,北魏正光三年(五二二年)立。现在山东曲阜孔庙。此碑书刻俱精,是魏碑中方笔的典型,有“魏碑第一”之雅号。其笔意方峻遒美,结字欹正相生,短长俯印,笔法雄俊健美,给人一种积极向上的精神。对此碑历来评价甚高。杨守敬称它“书法潇洒古淡,欹正相生,六代所以高出唐人者以此”。对于一个初学魏碑的学生,《张猛龙碑》毫无疑问是一个极好的范本。
    学习书法,尤其重要的就是从“碑帖学”入手,而“碑帖学”之中,“碑”学又是重中之重。从临仿前人经验成果开始,集古今之大成于我身,学而优则创,在继承古代传统的基础上追求变化,从而张扬个性。将自己品德、学识和情感投入到字里行间中去,从中找到一种“登临绝顶我为峰”的感觉。这就是一种跨越,一种超脱,一种腾飞,一种跨越古人之门槛、另辟自家之蹊径的境界。但是“胖子不是一口吃成的”,凡事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就像清代书家包世臣在《艺舟双楫》中所说的:“先能察,后能拟。察进一分,拟近一分;拟近一分,察进一分,终身不复止。”
    选好范本,就好比选好了一套适合自己的武功秘籍。这只是做好了第一步,鞋穿上了,适合不适合只有自己才知道。对于我来说,选择《张猛龙碑》无疑是我的正确选择。光有这个还不够,还要选好一支利器——一支中号的长锋羊毫笔。之所以这样选,是因为长锋羊毫笔能够把《张猛龙碑》的逆势涩劲和高古奇拙的线条体现的淋漓尽致。一手持“秘籍”,一手握“利器”,看来我的临碑之旅就要正式开始了。欢呼吧!为我的习书之旅开启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接下来就是演练了。习武要讲究招式,我觉得临“碑”也要讲究方式方法。看过许多关于临“碑”和临“贴”方面的书籍,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种方式方法。
    第一式,对临。也就是说,把“秘籍”放在面前,看一个字写一个字。然生性愚钝者,甚至看一笔写一笔,力求做到形似。待临熟了,便可看几字或几行而写之。待对“秘籍”中每一个字、每一行都有了精熟的记忆与理解,便可凭印象将全帖写出来,这就是背临。背临世对临的高级阶段。临“碑”要临到背临的程度,但也不能就此止步。对临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充分结合眼手脑三者自然而然地和谐配合且很有效果,所以广泛地被每一位学书者应用。 这就是所谓得“心摹手追”的看家功夫。
    第二式,背临。这种方法可用于不具备“秘籍”的情况。凭对范字的记忆进行“临习”或“创作”。就在这种独特的书法学习中,往往能加深对执笔手感与运笔疾缓的理解与把握。这种方法不仅在当代被人采纳,就是在清朝时,便有郑板桥睡觉时用妻体习字的趣史为例,广为传颂。不过,这必须要把第一式学会了才可进行。如果随心所欲地背临的话,估计只是图画其形罢了。形似未必就会神似,力道感如果没有神似的参与,恐怕是难以体现出来的。这就好比空有花拳绣腿的三脚猫功夫,禁得看去禁不得用。 
     第三式,心临。在脑海里设一张纸、一支笔来临习范字,也是一种有趣而有效的方法。其实这种方法被每一位学书者于无形中运用。当临“碑”时,先观范字,加深理解,然后在脑海中及时“放映”出来,这可以培养“意在笔先”的立意境界。心临,是临“碑”的最高要求。做到了心临,就可以为创作打下坚实而又稳固的基础了。换言之,掌握了心临,就等于可以出师,自行理解自行出招啦!
    杨守敬《学书迩言》说,“书法潇洒古淡,奇正相生,六代所以高出唐人者以此”。当代书家启功先生称:“《张猛龙碑》在北朝诸碑中,允为冠冕。龙门诸记,豪气有余,而未免于粗犷逼人;邙山诸志,精美不乏,而未免于千篇一律。惟此碑骨骼清奇,富于变化,今之形,古之韵,备于其间,非他刻所能比拟。”(《论书绝句》)《贾思伯》和《敬君使碑》与此碑极为相似,如出一辙。《张猛龙碑》用笔以方笔为主,辅助以圆笔,方圆结合,方劲圆浑。入笔斩截,笔画中实饱满、清峻、雄健。结构精绝、奇宕舒展,短长俯仰,各随其体,变化无端。康有为评其曰:“意态跳宕,长短大小各因其体,分间布白自致其妙,寓变化于整齐之中,藏奇崛与方正之内,皆极精彩,作字功夫,斯为第一”。是碑点画既不像龙门造像刀砍斧凿的痕迹那么明显,又不像《郑文公》用笔内含,起止无
迹,加上风化的泯灭作用那样无迹可寻。其结体既没有《石门铭》的大开大阖,又不像《经石峪石经》那样平稳如一。无论是用笔还是结字都介乎于诸多魏碑碑刻之间,兼有众碑刻之妙而无偏执之处,由于其含有的北碑石刻艺术的共性比较多,所以成为大多数人学习魏碑书法的入门之选。
《张猛龙碑》的笔法汉字都是由一个个小的点画组成的,字的结构及其整个书法作品的章法都是由点画构筑起来的,笔法是构成书法艺术美的重要元素之一。《张猛龙碑》的每个点画均不雷同,却有规律可徇,如果去一个个罗列这些笔画就太繁杂了,我们也不可能把每个点画的形态都烂熟于心,也没那个必要,学习的目的在于把握整个碑的整体风格,领会其内在的神髓,而非点画的外表形态和其方位的变化,只要把握了点画的内在特征,就可以随心所欲的穷尽其变化,而又不失其神韵,我们只从点、横竖、撇捺和转折四个方面去谈。

    点法:此碑中的点形态多样,变化繁复,大致有:方点、圆点、捺点三种。方点多以切笔侧入纸,要迅疾果断又不能失其厚重,方笔的切入点依据结体取势的需要而变化,其书写方法是一致的,要有斩截的感觉,速度要快,正如卫夫人所说:“点,如高峰坠石”,如:“应、速、若”。用枣核来形容《张猛龙碑》的圆点是再形象不过了的,圆点中间饱满而两端纤细,入笔和收笔可藏锋也可露峰,出锋两端细劲,藏锋两端浑圆,而中截则要入笔后顿笔,顿后即提,笔速也要快,要具有圆浑劲挺的感觉,如:“汉、祠”等。此碑中的有些点既不是带捺角的短捺,也非浑圆劲挺的反捺,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笔画,我们权且叫做捺点。这样的点多与撇捺组合出现,这样的组合多具承载的作用,短撇顺势向左撇出,捺点顺势入笔至中截外拱同时稍按笔向右下挺出以平衡字势 ,其形态当处于捺角和反捺之间,如“挨、具”等。点是此碑最活跃的元素,这些不同形态不同方位的点共同激活了张猛龙碑的生命,是斯碑显得富有活力和趣味。
    横竖:横画的起笔均或露或藏,自然多变,一般起笔处较重(相对而言),横画竖侧入笔随即调整笔锋为中锋,铺毫涩行,收笔有两两种:一种向右上平铺欲出而收或磔出带有隶意(这种笔法和其它魏碑中的横画一样仍受隶书的影响,进化尚未完善。如“晋”的第一笔和“尽”的主横)。第二种随运笔的同时减轻收笔或略有顿意如“西”、“所”。横画中实饱满,是魏碑区别于唐楷特别是颜、柳以后楷书的显著特征,颜体、柳体楷书着力点在画之两端,于起止处着力而中截空怯,魏碑“画之中截丰而不怯,实而不空”。短横排叠时不能因为笔画短小而轻率,依然应做到精到、沉实。竖画的写法几乎同横画相同,只是横侧入笔和横画恰好相反,中截一样要涩行沉实,竖的收笔有垂露、悬针之别,垂露者笔回,如;“详”;悬针者意回(凌空作回势)如:“中”。
    撇捺。撇的笔法和笔势形态有很多种,但其特征基本上大同小异,只是入笔方向和运笔路线的不同,总的来说有斜凹撇和斜直撇两种,入笔皆侧锋切入,斜凹撇需向右方做一定弧度的运笔,然后顺势向左撇出,如“泰、春”;斜直撇则向左下径直抽出,如:“卢、于”,收笔处均要到位中截依然讲究圆实遒丽。捺画的入笔或切锋重入或凌空轻入,捺角有方圆之别,方捺要顿笔后驻笔再转锋渐提笔推出,如:“八、大”。圆捺只需顿中有提即可,如:“春、奈”。转折。《张猛龙碑》的转折与隶书较为相似,不顿不搓,是横竖两笔画的自然搭接,这里所说的转折包括钩和折。写竖钩时运笔至钩前须向后撤笔,为虐搓力转做准备,钩的同时要注意钩的下面不可缺锋,趯钩时要用指顶笔推出方能方劲雄厚。戈钩的写法与竖钩大同小异,只是驻笔处须向右下方顿笔为趯钩转锋做准备,转颖后向上顶出,如:“裁、风”,此碑的钩多略呈内圆外方的特点。
    转折大概有三种。一是方折;二是平转做凌空之势后重切笔后转势为竖;三是圆转。方折的书写至转笔处提笔向右上做凌空之势后重切笔转势为竖即可,如:“白”。另一种折笔虽为方笔却与白字不同,此折笔与转折处多了向右下稍驻笔的动作,驻笔的小动作很短暂几乎和转笔是同时完成的,如“具”。另一种是圆转的笔画,书此画时至横的尽头处擎力转竖即可,如:“龙”。当然以上只是我个人的书写方法,方法不是唯一的,只要能书写出具有此碑的风格特征,又适合自己的书写习惯和生理特征的用笔方法对于个人来说就是最正确的方法。
    《张猛龙碑》除了以上常规楷书点画用笔外,还运用了行书的笔意甚至草书的部件,如碑额中的“郡”字的右半部,“流”字的下部三点和“复”的下部均采用了行书的笔意。“岳”和“正”的下部,“赵”字的左下和“不”字横和撇的连写,“复”的左偏旁均运用了草书的部件并对其楷化。这些用笔和部件的出现使原本工稳端庄的字活了起来,变得活泼生动、意趣盎然,也为我们楷书的学习和创作带来了新的启示,也正应合了启先生的“楷书当作行书写的”的创作理念。
    临“碑”技法上,用笔也是有讲究的。在用笔上,《张猛龙碑》方与圆兼备,点画劲健。方笔处棱角分明,圆笔处含蓄圆浑。在结字上,或端庄或活泼,或工稳或攲侧。端庄工稳者类似唐楷,活泼攲侧者有如童叟体。可以肯定地说,《张猛龙碑》是一部集魏碑之众美于一身的经典法帖。书写《兰亭序》的行书大家王羲之临习汉魏书迹,能化和自然,因此他的用笔“力能扛鼎”,变化莫测,正是掺杂碑学用笔的体现。他曾自述这一历史转折:“羲之少学卫夫人书,将谓大能;及渡江北游名山,比见李斯、曹喜等书;又之许下,见钟爵、梁鹄书;又之洛下,见蔡邕《石经》三体书;又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焉。”碑学用笔会给人一种金石之味,像《张猛龙碑》、《石门铭》、《爨龙颜碑》这些碑刻一样,折角与转折处果断、刚劲,有一种刀锋切割地的感觉;尽管刻凿过程中刀斧可能起到了强化作用,但其八面出锋的力道感是其他贴子无法比拟的。
    用墨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历代书家对于用墨的研究都有十分高的造诣。浓、淡、枯、润、焦墨,可以说在《张猛龙碑》的临习上,可见一斑。无论是用哪一种墨,这不是根据作书者自己的喜好,而是应该根据创作要求,合理安排以求美观得体。
    《张猛龙碑》在章法上面,似乎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它和其他楷书一样,横成行竖有列,字距和行距几乎都相等。不过字与字,行与行之间的间距相对疏朗。疏朗的章法,给人一种可以久居闹市偶逢山居的清幽感。临“碑”这种习武大赛,在山居小聚,无疑可以成就集大成者。正如古时候的习武之人,有的会选择闭关修炼,有的会选择隐居山野,为的就是成就一套属于自己的看家本领。清代康有为在《广艺舟双辑》中告诉我们,《张猛龙碑》是正体变态之宗。如周公制礼,事事皆美善。
    临“碑”的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创作而服务的。唯有创作,才能看出一个书家对于前期的临摹是否有阶段性的突破或决定性的成果。那么,如何进行创作呢?
    第一招,集字创作。集字创作是书法创作中比较初级、简单的一种形式,是从临摹传统碑帖进而过渡到创作作品的有效途径。它是将平时临摹练习积累的汉字具体应用起来。它可以让我们从临摹转到创作的角色中来,也可以让我们在创作中找到乐趣,从而更加激发他们自己的创作欲望,找到创作的灵感。同时,这是一种对汉字临写是否到位的最佳检验方法。集字也是章法训练的最佳过程,对于一个初始创作的习书者来讲,最根本的就是章法布局和书写体式,往往觉得对照字帖一字一字书写还可以,或许像柳字,或许像颜字,或许象欧字……一旦离开字帖就“四不像”,要用某一书体风格创作一幅作品出来,更不能如愿,这就是对于书体的吸收、应用和章法布局的缺乏必要的研究和思考。通过集字训练,起码对于字的写法上有了把握后,再对章法布局、幅式上稍有把握、加工,便可创作出一幅自认为较满意的作品了。这样增强了创作信念,只要不断积累,学以致用,以后一定会创作出如愿的、优秀的作品,成为实力较强的创作自由派。
    第二招,自由创作。自由创作可以让我们的书法作品发生质的飞跃。有了临摹的量的积累,又有集字创作的经验,便能较顺利的地进入到书法的创作中去,从临摹到创作这是一个必要而又不可舍去的过程。从量变到质变,可以让我们真正从“碑”学中走出来。现在回过头来,先要真正让自己走进去,深入临习,泡在“碑”学中,进行量的积累;然后才慢慢走上创作这条道路,真正走出来。这样一进一出,才可以看到自己在临“碑”路上的点点滴滴。文字的力量巨大,书家的力量也不可小觑。《张猛龙碑》让我意识到,习书者必定要这样苦心孤诣,才能造就质变的神话。


    透过对《张猛龙碑》的深入学习,我再一次看到了临摹和创作的辩证关系,再一次看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逻辑定律。
    首先临摹是自由创作的初始积淀。只有临摹达到了一定程度,对作品的笔法、技法、神韵、章法等有足够多的理解、把握并且能够做到熟能生巧,较好地应用于实践,才算具备了一定的创作基础,才会产生质的飞跃。 
     其次,自由创作是临摹从量变到质变的最佳体现。事物的发展变化总是从量变到质变的,这是一个普遍哲理,书法学习一个很大的特点便是量的积累。没有量的积累,也就没有博取众家之长,没有大量的临摹和创作实践,不会有创作经验的积淀,否则,那一定如赵括一般,只会纸上谈兵,十窍通了就窍——一窍不通而已。
    再者,自由创作还是临摹的升华。临摹的最终目的是达到书家随意创作,而不是让习书者当一辈子的“书奴”,有的人练习了几年,十几年的书法,但就是不能看到他能有一幅满意的创作作品,甚至根本就不懂创作,这就是虽然有量的积累,但没有产生质的飞跃。根本原因在于临摹时没有很好地理解,掌握作品的真谛,只是走马观花而已。创作是一个书家多方面素质的综合体现,俗话说“字如其人”,这样的形容太恰当不过了,所以,通过临摹而要真正达到创作的高境界,不仅需要书家的字内功夫扎实,还需要多方面的字外功夫积累,如文字修养、道德品质等方面的提高和培养。
    书法从临摹到创作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有新的突破,任何一个书家都将永无休止地学习,临摹是一个摆在书家面前的永恒的课题。在不断临摹中发掘前人的优点,总结自己的不足,提高自己的创作水平。
    总之,书法创作是建立在临摹的基础上的,但是创作的本质又要求突破临摹的制约,不能安于临摹的驾轻就熟,逼肖乱真,而要在创作中提高自身的艺术感觉能力和表现力。

黄首铭创作作品

------------------------------------------


 

相关文章

2011-05-09 09:02:18
2011-05-09 08:15:48
2011-09-15 20:16:32
2014-11-16 23:43:15
2011-08-30 09:11:54
2011-08-28 22:50:00
2017-04-25 00:53:35
2011-08-25 10:20:22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近更新
热点排行
友情链接: 更多>>
首 页 | 画廊介绍 | 作品订购 | 广告服务 | 在线留言 | 版权隐私 | 站长名片 | 网上调查 |
邮箱:scshufajia@163.com 电话:13908218332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scshufa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4189号
你是第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