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首    页   名家题词   翰墨快讯   巴蜀英杰   巴蜀丹青   篆刻名家   硬笔书法   文房四宝   摄影之窗   域外名家  
书画讲堂   网络展厅   名家展台   巴蜀览胜   收藏天地   艺术赏析   历代书家   画廊介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欢迎您的光临!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巴蜀英杰 >> 阅读文章

华锦屏

2014-05-21 23:47:30 来源:四川书法家网 浏览:7481
内容提要:    现为四川戊子书画院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协青少年书法工作委员会委员,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客座教授。

 

   

    华锦屏自述
    华锦屏,1947年生,四川成都人,学习书法五十余年。早年受业于先贤刘永亨先生,继后得师友何应辉先生精心指导和砥砺。著名山水画家岑学恭先生,师兄张勉之均给予了殷切关怀和帮助。习书几十年里也受益诸多前辈和同道好友们。在编辑出版拙作《锦屏墨迹——华锦屏五十年书法汇览》一书之际,荣幸的得到吴永强、陈光建、杨振兴、向黄四位同道好友,于百忙之中撰文批评,亦诚获师友何应辉为这本汇编题写书名,在这里一并致以真诚的谢意。
    华氏继1984年上海《书法》杂志发表其作品后,1986年先后多次参加大型书法展赛均获奖。《中国书法》、上海《书法》杂志多次刊载其作品,《成都晚报》,《四川青年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先后刊载其作品及其他著名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为华氏作品撰写的评论和赏析文章十余次。1996年四川电视台有关节目以《爱业无恨——访著名书法家华锦屏》为题作电视专访。近几年来,省、市电视台曾多次专访并介绍其书法及鉴赏方面成就。
    华氏现为四川戊子书画院院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协青少年书法工作委员会委员,四川师范大学文理学院客座教授,成都市收藏家协会字画专委会主任,成都市收藏家协会鉴定评估委员会主任,高级(书画)鉴定评估师。
    华氏学书阶段概况:
    60年代中、后期习柳公权正书;
    70年代中期主习二王法帖;
    70年代后期至80年代初期、中期主习汉张迁,石门(颂)及书谱等碑帖;
    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初期、主习魏碑墓志,兼习篆书、汉简等;
    90年代中、后期主习王铎行草书;
    2000年后广习真、草、隶、诸碑帖。

    甲午新春华锦屏于浣花溪畔

 --------------------------------

华锦屏先生从艺五十年

书法作品网络展

 

行书   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诗  137×34cm

行书    蔡道人《绝句》  125×35cm

隶书     刘禹锡《陋室铭》   137×70cm


行书   王驾《春晴》诗   136×35cm

行草   杜甫《春夜喜雨》诗   137×70cm

行书   杨巨源《城东早春》诗   139 ×35cm

行书   鹤舞    136×67cm

淡泊•宁静联    68×40cm

坐榻•燃香联  68×34cm

隶书    关澥《绝句》    68×46cm

隶书    高適《别董大》诗    68×46cm

行书    贺知章《回乡偶书》诗    67×67cm

隶书  前人 隋苑迷楼起昔时诗    138×70cm

篆书   意临《颂鼎》   132×56cm

行草    临《王铎书高適诗》  134×68cm

隶书  节临•金农隶书  68×64cma×6 

隶书   范仲淹《岳阳楼记》    136×34cm×6


--------------------------------

艺术评论

望碑问帖,妙成书境
——观华锦屏先生的书法艺术
吴永强

    古谚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结识华锦屏先生愈久,我愈觉古人所言不虚。与华老相处,无论何时何地,人们总是能够从他那里沐浴到慈祥,体察到仁厚,承恩于他的严于责己和宽于待人。这些品质,在华老与同侪、晚生的过往中,流露于其音容笑貌,举手投足之间,如春风化雨,使人倍感亲切。而他的虚怀若谷,更令人嘘唏。华老是书画鉴定的行家,又是一位功力深厚的书法家,但我们在他嘴里从来听不到半句自矜之语。他默默地操劳着,播种、耕耘……即便到了有收获的时候,他留给人们的,依然是一如既往的谦逊与和平。
    中国艺术传统的价值典范,在于人品与艺品的高度统一。华老首先以其蔼然仁者之风,昭告了他的人品,同时,也泄露了藏在其艺品中的秘密。今天出版的这本集子,是华老集数十年之功,为我们备下的一桌书法盛宴,将使我们再次分享到艺品与人品凝成的和谐。
    书法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艺术,无继承,便休言创造。华老深谙此理,长达半个世纪以来,他畅游书海,研习名迹,乐以忘忧,曾不知老之将至。究其书学源流,考诸文脉,可知其以帖学为经,碑学为纬。上探汉魏晋唐,下逮明清及近世诸家,孜孜矻矻,转益多师。其临古甚力,一部《兰亭序》,临习逾百遍;一个王铎,也研习数年之久。至于秦牍汉简、墓志碑铭,身兼鉴古家的华老更是心摹手追,昼夜难离。就像在生活中对朋友虚己以待,对前人留下的法书范本,他也常怀虔敬之心。在浩瀚的书学遗产中,他披沙拣金,遍寻知音。他既临古人之迹,又师古人之法,最后独得古人之心。由此,他参悟到书学的奥秘,也同时发现了自己的创作个性。
    打开这本集子,我们纵而能读史,横而能察今。我们在此可回望华老在书法园地里半生的耕种,又能见识其今天的收获。这本集子展现出,华老的书法作品兼擅诸体,融通众法,楷、隶、篆、行、草,此起彼应;碑学、帖学,路路通达。其隶书朴茂健峭,其篆书古意盎然,其行书沉雄俊爽,其草书离合顾盼,其楷书端庄雅逸。然而,在华老涉笔的种种书体中,给我印象最深的,非隶书莫属。观其隶书,既非秦牍,亦非汉简,当然更非魏碑可以比附,可是它们的确同时兼有秦牍的稚气、汉简的古拙和魏碑的刚健。所有这些品质存乎其间,但又无迹可求,让人只觉五味混成,天机一片。要是我们能捕捉到其中的神韵,就可找到一把妙解华老其他书体作品的钥匙,领悟其意态由来。观华老的楷、篆、行、草,我感到有一种气场,贯彻中边,往复内外,足以令各种书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这正是出自于对华老隶书之神韵的分享。它有如盘古开天辟地时放出的那一道光,照亮了华老的书法世界,足以使人将其从他人的书法作品中区别出来。
    如果说华老的隶书提供了一种整合力的象征,可以使我们辨认出其书法艺术的整体风貌。然而,这风貌之形成,却并不能仅仅归功于隶书。在象征的意义上,华老的隶书与其说是一种书体,不如说是一种韵度,一个素质。这种素质也并非某个单一因素造成的。考诸其实,有汉隶,有秦篆,有北碑,有颜筋柳骨,有二王的韵度、王铎的取势,有墓志铭的苍凉,有谢无量的童趣……如同踏遍崎岖,方能见山是山。华老的书风是和蔼的,从中见不到明晃晃的刀锋,然而,刀的光、剑的影、却在纸墨相发之际,倏忽隐现,以至于我们在将去暂留之时,耳畔还留着叩击金石的回音;华老的书风是沉着的,从中望不到眉飞色舞,可是,海上的波澜、天边的惊鸿,却在走笔与布白之间,投下一瞥,即便是我们去到远方,还能嗅到风动的气息。也许只有“平淡”二字,方能形容华老书法的境界!苏轼说:“大凡为文,当使气象峥嵘,五色绚烂,渐老渐熟,乃造平淡。”文如此,书亦然,存在于艺品和人品之间。那是在渡尽劫波、看遍潮起潮落后的安详;是历尽沧桑、再赴前路时的从容;是绚烂之极生成的平淡;是洗尽沉滓后独存的孤迥。苏轼评永禅法师的书作时,言其“骨气深稳,体兼众妙,精能之至,反造疏淡”,照我看来,用这话来形容华老的书学境界,也当毫不过分。
    华老的书法艺术与其全部人生是一个有机整体。包括其道德情操、鉴藏功底和国学修养,皆与其书法创作发生着深刻的联系。在其书法作品中,如果我们能够穿越岁月,望见过去,那是因为墨痕中本身镌刻了历史;如果我们看到了变化,想起了逝者如斯,那是由于笔势中流淌着对生命的沉思;要是我们感到了宁静,获得了超然,那是由于在纸与墨的背后,有一颗心灵拒绝了喧嚣,洗涤了浮躁……这样,我们在华老的书法作品中,就不仅看到了艺术,还窥见了人生。

2014年3月12日 于望江河畔

                               ——作者系四川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艺术批评家

--------------------------------

华锦屏临帖
向黄

    书法,就是文字书写的艺术。临帖是继承书法艺术最重要的途径,是书法艺术创作的基础。从某种意义上讲,临帖还是书法创作的一种形式。
    中外书法遗迹中,我们可以零星地看到当时书写者反复摹写的行为。比如在敦煌遗迹中留下的抄经者反复练习、摹写某些的笔迹,尽管这些墨迹已经很是成熟了。又比如,在某些贝叶经的笔痕里面,也看得到这种反复练习、摹写的行为。他们为什么这样做呢?很明显,他们希望自己的书法表现得更加优美,更能够表达自己内心的某种祈愿,更好地提供令观者赏心悦目的作品。他们是在按照前人文字书写过程中,逐渐形成的、公认的审美范式和审美表达技巧来摹写和体味前人的艺术表达旨要。
    与华锦屏先生认识、交往有二十余年了。华先生是我的前辈。他于书法的执著有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成都市西城区文化馆书法组的活动照片为证。最近几年因为他主持的四川戊子书画院院刊《明月藏鹭》之事,与他的交流密切起来。对于书画的探讨也更加的深入,当然,对于华先生的书法有了更多的理解。
    华先生筹备要出一本自己的书法集,给了我厚厚一叠书法的临帖照片,要我写一点文字。照片放在家里,每日下班后,灯下细细地拜读。越读越觉得,古人书法的魅力真大,就凭着临写古人的文字墨迹,居然让人的一生一世的每一个时间都显得如此的有意义。
    书法的学习不同于绘画,它的学习不是以自然为对象,而是以中华文明结晶——文字为对象,取法古往今来、流传至今的碑版、墨迹。华先生临写来源他对于汉字艺术造型认识的自觉。因此,观赏他的临写的笔痕墨迹,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功力,还有处处表达的一种对古人书法艺术的敬畏之心、虔诚之心。华先生临帖的墨迹里面透露的是安于天命、品茗古人心绪、悠游于世间的行笔节奏。这,既是人生历练的总结,也是人生智慧的表达。
    对于华先生来讲,没有什么比用柔软的毛笔来感受到古人赤子之心更为幸福了。临帖,他自然涉及广泛。金文,如《颂鼎》、如《石鼓》;隶字,如《石门》、如《张迁》、如《礼器》、如金农等;楷字如《张黑女》、如《阴符经》、如《汝南》等。通过作品集,确凿可以感受到华先生笔下、墨里透露出来的静、润,这是时间浸润过后的温文尔雅。
    这里特别要谈一谈华先生的行书临写。行书着力于《圣教序》是华先生书法临写的着重点。
    学习书法的人都知道,唐和尚怀仁集王羲之墨迹为《圣教序》是行书学习的不二法门。华先生不仅仅从原碑帖入手,吸取营养。而且还从明清行草大家王铎临习的《圣教序》来体味,这是古来证明行之有效的研习书法很好的方法。启功有诗讲:“透过刀锋看笔锋。”这是从碑版到墨迹体会古人笔法的途径。从王铎临写《圣教序》的墨迹,再回到《圣教序》碑版,体会的不单是形体、是用笔、是用墨,更是对古人继承书法、发展书法脉络的准确理解的一个办法。
    我想,这也是华先生对临帖“取法乎上”的别样理解吧。
    灯下,边写边听时下热曲《卷珠帘》,歌词里的前几句移来,正好可对华先生的书法临帖作一别样的注解:
    “镌刻好/ 每道眉间心上/画间透过思量/沾染了/墨色淌/千家文/都泛黄......”

甲午二月十六,雝嬰堂灯下

——作者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四川省书法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

--------------------------------

心  迹

  陈光建

    锦屏兄喜读武侠传,江湖人物过眼既多,颇具心得。自言,惟佩服看似无为,不露声色,能于关键时刻一招制胜的高手。记忆中,撷英画廊壁间曾挂一条幅,上书“烂柯真诀妙通神,一局曾经几度春。出得洞来无敌手,得饶人处且饶人。”说一樵者入山,遇仙人对弈,旁观。待棋终人散时,发现所携斧头之手柄已朽烂。后与人博弈,无往不胜。棋耶,书耶?谙此真诀者,高手无疑。
    与锦屏兄相识,缘于书法。本应尊他为老师,奈何江湖之上,习惯称兄道弟,也就不拘了。书法之为江湖,源于一种秩序的颠覆。书法江湖上,大侠频现,怪招叠出,已不足为奇。社会既然冠以商品,则一切皆可交易,书法亦在其中。书者,写字也,法者,规律也。书法,不过就是写字的规律,与名利无关。忽一日,众皆以为书法可以成家,于是,洋洋乎成一大产业。其光怪陆离,毋需在下赘述。
    锦屏兄学书,起于在文华食品厂学徒之时,迄今已有半个世纪。兄凡事用心,于糖果糕点的配料及制作工序,至今不忘。对师傅“绝不掺杂使假,偷工减料”的告诫,铭记于心。学徒之初,先学了做人。厂里有两位老师,一位厂医,一位门房,均写得一手好字。锦屏兄羡慕之余,常问教于二人。锦屏兄临写的第一本贴,是其家传的《柳公权玄秘塔》。在书法史上,那位说“心正则笔正”的,正是柳先生。颜筋柳骨,唐楷中最不容易上手的就是这柳骨。彼时,丙午祸起,文脉被切,一帖难求。每日面对发黄的柳书字帖,锦屏兄孜孜不倦,摹写不辍。这种源于自发的热情,近乎痴狂,报纸,包装纸都被他写了个遍。柳诚悬的修为,早已成了故事。只有他那严谨的,今人难以企及的楷法,成为后人的典范。其实,在一个斯文扫地,优雅不存,物欲横流的时代,要找到那颗端正的心,是一件很难的事。
    人生最难的事情,莫过于选择。因为,人其实并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非常庆幸锦屏兄在那个浑愕的年代,选择了写字。这个选择于锦屏兄,已是“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了。兄性格和易,乐于助人,颇得人缘。学书之初,即广交同好。凡得知有人字写得好,便上门求教。由此结识张勉之,通过张勉之拜刘永亨先生为师,刘先生是蜀中学者林思进先生的门人。文化的传承方式,有时非常奇怪,绝不在安排与规划之中,更近似自然的不期而遇。就写字而言,一些人不可教,不能教,教不会。一些东西则不可学,不能学,学不来。因为勤奋,锦屏兄的糕点制作技术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在这个讲究技术的厂里被推上领导岗位。工作之余,锦屏兄的唯一嗜好就是临帖。据他自述,那段时间,几乎每天一通《兰亭序》或数页《圣教序》。今天来看,当年他临写的《兰亭序》,已是笔画精到,形神俱肖。学无止境,锦屏兄并不满足自已的所得,仍然到处问教。一次去见山水画家岑学恭先生,先生看出他心不在画,便问“你是想学书还是学画?”锦屏兄回答说想学书法,岑老向他推荐了刚从西昌回成都的何应辉先生。我想,如果当时锦屏兄说想学画,今天的成都画坛,应该会一位三峡画派的传人。
    结识何应辉先生,是锦屏兄学书生涯的一个转折。在中国传统艺术中,书法,更近于中国哲学意义上的道。“大道至广,大法无边,善师者不守一律。”学书从何处入手,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自己的选择是否正途。易均室先生在致他的学生徐无闻先生的信中说,“吾书早获明教,初无不到之笔。由李北海以企山阴,实为正途。”后来徐先生在教自己的学生时,则不作一律,视个人偏好而施教。在何先生处,锦屏兄见识了《张迁碑》和《石门颂》的古拙沉雄,以及孙过庭《书谱》的渊雅灵动。在师友何应辉的指导砥砺下,使锦屏兄得以上溯书法源流,于汉隶所得颇多。很快,他便写得一手具有自家面目的隶书。一九八四年,隶书《周恩来诗》为上海《书法》杂志刊登。接下来,参加全国首届电视书法大赛,在数万件参赛作品中,锦屏兄的作品脱颖而出,获得三等奖。亦有多件作品先后刊于上海《书法》杂志,并获得“艺苑撷英”奖。八十年代后期的四川书坛,锦屏兄正声名鹊起。
    改革之初,为生存计,锦屏兄入了买卖字画一行。从新开街到二仙庵,再从草堂到送仙桥,撷英画廊里总有一张书案,案子上常见堆叠如山的习作。在新开街时,锦屏兄大量临习的是六朝墓志,每一次去,都能从中发现新意。人的胆识,不在其外表,而在其所为。锦屏兄放下了以前所得,潜心墓志,为日后书风的流变,打下了更加坚实的基础。敢于舍弃,就是胆识。  
    “颓笔如山未足珍,读书万卷始通神”。不读书而习字,虽工,只得形耳。书之耐看,全在学养。学书路径不同,却可殊途同归。读书非是限于书本,人生阅历也是读书。锦屏兄自感于书画鉴赏修养不够,遂在经营实践中刻苦自修,虚心请教于内行,以至对历代书画名家略历,作品格调高下,了然于心。二十余年中,锦屏兄经手不可数计,在其如云烟过眼,唯留苍茫。兄对明清翰林的书法尤其留意,此等人物多以学养入书,其书自然醇和,无意而自工,令人神往。自非徒玩技巧,故弄玄虚者可比。
      一九九五年,撷英画廊迁来二仙庵后,锦屏兄转而临习王铎行草书。明清书法,王铎是个角色。兄何以喜欢王铎的书法,我想,这是他的又一个选择。王铎所处的时代,其个人经历已经与我们无涉。唯一有关的就是他通过其多变的用笔,留下的内心感受。锦屏兄临王铎,喜用大张的纸,去看他时,常见笔走龙蛇,满屋狼籍。清代梁闻山《评书帖》称:王铎书得执笔法,学米南宫,苍老劲健,全以力胜。然体格近怪,只为名家。视此,仅为一家之言。王铎行草书宗二王,正书出钟繇,大楷直入柳诚悬堂奥,隶书则在曹全、礼器之间。既为二王正脉,王铎草书看似狂怪的体格,均在法度之中。当然,一个人的选择不一定适合自己。不选择,则是你的遗憾。社会处于变革时期,人们忙于凸显自我,纠缠于各种利害取舍,一股郁结之气无以宣泄。我以为,这王铎的行草书,其行笔之自出胸臆,不可端倪,正适合舒缓书者内心的不平。
    常人看来,临帖是寂寞和枯燥的事情。而于锦屏兄,却乐此不疲,将其变为生活的一部分,自己的日课。临帖可以静心,心静以后,便是回归本真的愉悦。一切现实的纠结和烦恼,于此云散烟消。时人隐于山,隐于市,锦屏兄却隐于碑帖。临帖之际,行笔之间,正是他心灵的桃花源。
     在中国近代书家中,锦屏兄最景仰弘一法师。被后人尊为书佛的弘一法师,其书法简静平和,无半点烟火气。那是一种繁华阅尽,回归本心的自在。绚烂至极,复归平淡,这是后人对弘一法师的评价。观其所书,唐人法度,二王笔意已不着痕迹。笔画间,唯闻定慧禅院的晨钟暮鼓,但见平湖的秋月春风。书臻高妙,岂可以书论!在我看来,借书法所显露的,不过是一个人的心迹。其取舍承继,品位旨趣,眼界胸臆,观者于字里行间,自可一览无遗。

壬辰小满光建记于草禅书屋南窗

-------------------------------

低昂沉郁向天歌

——华锦屏先生书法印象浅谈

 杨振兴

    仿佛打开一扇面对书法知识的窗户,可以读创意,创意技巧会予与你灵性,可以读继承,继承的宽厚会赠与你理性。或许是审视书法历史长河的镜子,扑面而来的真、善、美让你向往。你会在字行间体会到作品浓郁的书卷气。正如古人说:“佳书至美,美若西子。佳书有华,秀于百卉”书卷气并非信口,有麝必有香,红楼梦里说“才华馥比仙、气质美如兰”。书卷气就是这样内外一致的气韵美,动静结合的灵动美,能展示书法章法与笔法的表现形式之高雅美,牵引着你品读,你的精气神自然会跟着其作品渐入佳境。这是笔者编辑锦屏先生书法选作品的感受。
    华锦屏先生研习书艺五十余年,行草书出规入矩劲健洒脱、张弛有度淋漓痛快。以使转自如的笔法,形成古茂朴厚,方劲雄浑的书风。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成名的隶书,就曾为笔者留下深刻印象。记得笔者刚到成都冰厂供职之时,走进青羊正街甜食店早餐。“当年走马锦城西,曾为梅花醉似泥。二十里中香不断,青羊宫到浣花溪。”一九七九年锦屏书。陆游诗六尺玻璃框装隶书横推悬挂店内。作品用笔棱角分明,结构方正,渗入行书笔意,洒脱朴茂。初看稚拙,细品之后方感精巧。挥洒自如中,略见规范之笔势富含情感,欣赏之中让笔者如痴如醉。虽然追求形似张迁碑痕迹偏重,却可见证作者临习原碑时所下的功夫。当时与作者不识,但、至此之后笔者便为食店常客。又道是古人云“秀色可餐”。笔者以为法书亦可食也。
    时有人民西路美术馆斜对面“张麻子脆绍面”木质横扁隶体榜书渗以“石门颂”笔意。字形扁方略带圆意。转折与波磔较为明显。展现出浪漫古雅与浓厚的装饰意味。一时书友多往观摩,脆绍面生意遂显兴旺,至此锦屏先生隶书名盛一时,并于1986年后多次参加书法大展赛并获奖,《中国书法》杂志、上海《书法》多次刊载其作品,《成都晚报》、《四川青年报》等多家报刊也先后刊载其作品及赏析文章。近几年来,省市电视台曾多次专访并介绍其书法及鉴赏方面的成就。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朋友下海经商于城西南角处开有一家金红油抄手店,求得锦屏先生为书店赞,笔者先睹为快展卷拜读,整篇从头至尾。虽因墨枯在蘸墨,由墨色因停顿起始形成的黑灰浓枯多所变化,然后一气呵成,行草变化出于无心。是故心手两忘,真妙笔也。于今已近廿年,遥想当时历历在目。
    2010年元月峨眉大佛禅院落成,先生楷书心经六尺四条屏,笔画劲瘦,法度严谨,骨力劲道之特点将柳书(神策军碑)神韵表现得淋漓尽致。
    锦屏先生怀着对先贤的敬畏,、在耕耘研习书艺之风风雨雨里不断追寻之探索中,凡得到古人书法名迹,总是细心观赏,待到把字体特征、笔画形态熟悉于胸,然后下笔,做到所谓“善书必先善临、善写,选好帖临与方法得当。”他将临书重点放在柳颜正书、二王法帖、张迁(碑)、石门(颂)、魏碑墓志等,特别是对孙过庭与王绎的行草书的继承感受颇深。虽然早以收放自由,不囿藩篱,但他还是对碑帖的临习从不间断。在为他出的书法选中有幅意临“颂鼎”,其笔法与结字神韵尽显,使笔者心悦诚服。他于书艺从不跟风,使终选择继承传统之路,成就自己在书艺求索中之闪光面,从而成为一方旗手有。有此佳誉,也源于先生人品;锦屏先生对流浪动物非常关爱,发自于心底。熟悉他的人都知道,笔者曾见一只流浪猫身困河畔阴沟洞口,下面是河水,先生几经周折将猫救上河岸。动物虽不能言。笔者却能有诗为证:“君子彬彬儒雅风,相知有感众皆同。冰心一片玉壶里,犹是芝兰韵晚空”。此是先生人性之光辉,也是书品出于人品的实证。1996年四川电视台有关节目还以《爱业无恨——访著名书法家华锦屏》为题作电视专访,可见先生为人。
    此刻笔者心潮起伏,仿佛闻到淡淡梅香。“二十里中香不断”,先生当年之隶书横幅又呈现在笔者眼中。
    赞曰:不乖时弊镜精磨,文气豪端尚古多。
          书品常言证人品,低昂沉郁向天歌。

二零一二年十月杨振兴撰于漏仓

--------------------------------

四川书法家网公众微信号

scshufajia

四川书法家网QQ群号

117053632

扫一扫四川书法家网二维码,书坛信息早知道

-----------------------------

 

 

上一篇:王瑜
下一篇:刘健

相关文章

2014-07-20 09:43:49
2012-08-28 14:42:51
2014-07-01 22:50:54
2010-09-06 22:15:57
2010-09-04 23:48:02
2012-08-17 15:08:26
2014-05-19 22:15:25
2012-07-27 15:42:45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最近更新
热点排行
友情链接: 更多>>
首 页 | 画廊介绍 | 作品订购 | 广告服务 | 在线留言 | 版权隐私 | 站长名片 | 网上调查 |
邮箱:scshufajia@163.com 电话:13908218332
Copyright 2017, 版权所有 www.scshufaj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0004189号
你是第位访问者